山东凤祥IPO:连续三年负债率超100% 九成员工没缴社保

发布日期:2019-11-09 01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的欠缴金额,分别作出补缴2360万元、3620万元及2820万元,共计8800万元。解释称,之前未缴纳的原因有三方面,一是大量的劳动力和相对较高的流动性;二是缺乏经验的人力资源人员对相关法律法规并无完全理解;三是许多员工不愿缴纳。

  今年,山东凤祥有限公司(下称“山东凤祥”)赴港IPO,同样面临员工未悉数缴纳社保的情况。

  山东凤祥的招股书显示,截至最后可行日期,公司共拥有8381名雇员,其中两名在日本,其余8379名员工均在国内。而我们发现,天眼查显示,山东凤祥的社保缴纳人数为708人,以此计算,山东凤祥仅有8.45%的员工缴纳了社保。

  根据招股书,2016-2018年,社会保险金、住房公积金供款差额别约为2890万元、2670万元,2960万元。2019年上半年欠款约为780万元。山东凤祥把未缴纳原因主要归为:一是外来务工人员具有较高的流动性,且声明已在家乡缴纳社会金;二是部分僱员拒绝缴纳社会及住房公积金。

  山东凤祥认识到,社保不合规可能会招致相关部门的处罚,导致大量开支,对业务、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或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。也已采取补救措施以整改不合规事件。但由于相关部门发出确认函,表示山东凤祥并未违反劳动保障、社会保险、住房公积金等方面的法律法规,以及控股股东作出承诺,若因不合规事件而产生罚款及处罚,就将作出弥偿。

  不过,作为国内最大的肉鸡出口商,山东凤祥赴港IPO,在鸡肉价格一路高歌猛进的背景下,除了员工社保不合规外,三年负债100%、净利润过山车、大客户不稳等方面,也都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
 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,2018年,山东凤祥已成为中国第二大全面一体化白羽肉鸡生产商,市场份额占比为3%。同年,以出口收入和出口量来计算,是中国最大的全面一体化白羽鸡肉生产商,分别占据着8.6%和10.4%的市场份额。

  主要的出口客户包括日本、欧盟、马来西亚、韩国、蒙古、新加坡的食品加工商、食品贸易商、快餐连锁店运营商。国内销售产生的收入占比约为70%,海外销售产生的收入占比约为30%。目前拥有22个种鸡场、3个孵化场、45个肉鸡场,8个屠宰加工厂、2个饲料加工厂和1个有机肥料厂。

  从营收来看,2016至2018年其收入分别为23.54亿元、24.34亿元、31.97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16.5%。截至2019年前六个月,其收入为16.81亿元,同比增长22.25%。与此同时,净利润分别为1.20亿元、3711.9万元、1.37亿元。2019年上半年升至3.41亿元。

  以上数据显示,山东凤祥在营收和净利润方面均有着不错的表现。但数据的另一面,却是上蹿下跳的净利润和超高的负债率。

  2017年营收24.34亿元,但净利润却只有3710万元,到了2019年上半年,营收16.81亿元,净利润却达到了3.4亿元。2018年营收31.97亿元,净利润1.37亿元,但上半年却亏损2496万元。

  波动幅度如此大,让净利润犹如坐“过山车”一般。根据招股书,山东凤祥把2018年上半年2500万的亏损,主要归结于同期毛利率的大幅减少。而2019年上半年业绩的上涨,主要原因在于受非洲猪瘟的影响,作为猪肉主要替代品的鸡肉及鸡肉制品需求量大涨。

  除利润增长波动较大外,高负债率同样是山东凤祥IPO引发热议的焦点。招股书显示,2016-2018年,山东凤祥资本负债比率分别为111.0%、127.9%、104.2%,连续三年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,2019年上半年稍有好转,但负债率仍高达90.9%。这其中,流动负债净额分别达到6.45亿元、10.09亿元、8.66亿元、5.93亿元。

  造成如此高负债率的主要原因是数额庞大的借款。截止2019年6月底,公司合计借款16.06亿元。其中,1年内需要偿还的借款主要有银行贷款(有抵押)9.83亿元、其他金融机构贷款(无抵押)1.98亿元、其他金融机构贷款(有抵押)3.74亿元,合计高达15.55亿元。而同期,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.91亿元,现有资金难以覆盖短期债务。

  巨额的借款资金给山东凤祥带来了沉重的财务负担。招股书资料显示,2016年至2018年,公司融资成本分别为7228万元、7367万元和9700万元,借款利息支出平均在融资成本的78%以上。2019年上半年的融资成本(主要是借款利息)为4764万元,比2018年上半年的3334万元增加了42.9%。

  超高负债率,沉重的财务负担,让山东凤祥此次赴港IPO背上了“上市圈钱”的质疑。而招股书也显示,此次融资除了用于完善销售渠道进行品牌开发和渗透、对家禽业方面进行战略投资和收购的计划,还将用于对现有借款的偿还。

  当前,我国白羽肉鸡行业发展迅猛,正以年均5%-6%的速度持续增长,但还远没有到达产业规模的天花板。我国肉类总消费超出美国2倍多,鸡肉总产量仅次于美国,但人均鸡肉消费仅为美国的25%,这无疑给整个鸡肉消费市场提供了充足的发展空间。

  与此同时,白羽鸡行业的市场竞争也较为激烈。公开资料显示,整个白羽鸡产业链,目前主要有4家上市公司,分别是圣农发展、益生股份、民和股份和仙坛股份。

  作为白羽鸡行业的龙头企业,目前产能5亿羽,长远规划扩张至10亿羽,是全国最大全产业链白羽肉鸡饲养加工企业。是中国最大祖代白羽肉种鸡养殖企业,目前年供祖代鸡大概在26万套左右,市场占比达35%。

  目前建立起集肉鸡养殖、屠宰加工、有机废弃物资源化开发利用为一体的产业链,年孵化商品代肉鸡苗3亿羽左右,商品代自养肉鸡年出栏3000多万只。是一家白羽鸡一体化生产商,2018年屠宰加工规模为1.17亿羽,今年8月和诸城市政府成立合资公司,项目总规模为年屠宰加工肉鸡1.2亿羽。

  四家上市公司的存在,势必对山东凤祥的白羽鸡市场份额造成威胁,而事实上,山东凤祥自己的行业地位并不稳。从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、净利润、负债率看,山东凤祥与四家上市公司除了在营收数据占优外,净利润、负债率则完全处于下风。而且以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看,山东凤祥的营收虽然仅次于,但后面、和已经追得非常紧,几乎是一步之遥。

  而根据招股书列出的2018年中国前五大白羽肉鸡生产商的市场份额图表,同样可以看出类似的情况。山东凤祥虽占据3%的市场份额,位居第二,但与占据第一的9.4%市场份额相距悬殊,且与3、4、5名的市场份额相差很近,稍有不慎就可能跌出前五。

  更值警惕的是,山东凤祥的国内市场大客户并不稳固。山东凤祥曾在不同场合公开表示,自身是肯德基、麦当劳、沃尔玛等大型餐饮连锁集团的战略供应商,有着大客户的合作基础。

  招股书显示,2016-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,前五大客户贡献的收入约占总收入的35.8%、40.0%、平码三中三公开资料!37.7%及32.3%。其中,单一最大客户分别约占总收入的19.1%、20.6%、16.8%及15.8%。由数据可以看出,大客户带来的销售在总营收中占比较大。一旦合作意向有变,山东凤祥的营收和利润势必大受重大影响。

  但事实上,关于这一点,山东凤祥并不能保证跟大客户的长期合作关系,尽管其与大客户合作关系大多超过15年,但彼此间并订立无长期合约,合约都是一年一签。在当下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,如果有更合适的标的出现,大客户不排除抛弃山东凤祥而选择跟别家合作的可能性。

  在出口、全球餐饮连锁巨头等现有B端业务的基础上,山东凤祥正在试图打造另一个增长引擎——C端业务。

  早在2016年,山东凤祥就开始试水C端业务,而近两年明显加快了布局速度。2019年6月底,山东凤祥正式推出“XIAN”战略,并邀请跳水女皇吴敏霞作为其首位代言人,这也是中国肉鸡企业第一次启用明星代言人与消费者进行沟通。公司董事会主席、执行董事刘志光称,“C端业务将成为公司最重要的增长引擎。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在渠道开拓上,凤祥线上在天猫、京东开设旗舰店,推出多款针对家庭消费的产品,与当前风头正劲的电商平台——盒马鲜生、每日优鲜和达令家等达成战略合作。其冷藏品类的主打产品——优形沙拉鸡胸肉已经联动全家、7-11、罗森、超级物种、盒马鲜生等全球领先的销售系统,覆盖超过10000家优质便利店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山东凤祥在C端的加速布局,不仅是对其自身品牌和品质的一次升级,更将进一步推动肉鸡市场的洗牌和整体行业的规范发展。

  不过,山东凤祥在C端业务的寄予厚望和大力推广,导致其在连续多年资不抵债的情况下,仍不得不在营销上大笔投入。数据显示,2016-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,山东凤祥广告推广开支分别为2479万元、841万元、2089万元、1300万元,分别占销售总成本的1.1%、0.4%、0.7%和0.8%。

  而且从结果上来说,山东凤祥C端业务同期的营收增长并不明显,一直仅仅保持2.0%、2.0%、3.3%及4.1%的缓慢增速。

  为了推广C端业务,山东凤祥在国内外设立了若干研发中心,但从本质上,仍然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企业。招股书显示,山东凤祥共有研发人员45名,仅占员工总数的0.5%。

  据介绍,研发团队大多数成员接受过大专或以上教育,负责对饲料的组成及成份、饲养肉鸡的效率、控制传染病、鸡肉制品的生产过程及产品开发进行研究。2016-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,公司研发开支分别约为620万元、830万元、1350万元及790万元,分别占销售总成本的0.27%、0.35%,0.45%、0.51%,研发投入常年不足1%。

  一直以来,中国白羽鸡行业就存在祖代鸡依赖国外进口且供应不足的情况。国家肉鸡产业技术体系产业经济岗位骨干成员、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辛翔飞表示:白羽肉鸡种源对外依存度过高,是当前国内肉鸡行业最为突出的短板。

  祖代鸡依赖国外进口,导致国内企业高价引进种鸡,且种鸡质量参差不齐,存在以次充好的情况,甚至引进病鸡,导致企业蒙受巨大经济损失。山东凤祥在招股书风险因素里,也提到:“随着对鸡肉的需求日益增长及海外祖父母代种鸡苗的预期供应短缺,预计父母代种鸡苗的价格将在近期持续上涨。”

  为此,早在2014年,农业部就下发《全国肉鸡遗传改良计划(2014-2025)》,决心一定要打破我国白羽肉鸡种源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。不过限于研发团队单薄、研发开支有限,山东凤祥即使作为国内第二大白羽肉鸡生产商,在攻克白羽肉鸡祖代鸡短板的问题上,仍有很大努力空间。

  2019年10月15日,中国昔日的“养猪第一股”雏鹰农牧从A股黯然退市。雏鹰农牧于2010年登陆A股,2018年爆发债务危机,巨亏38.64亿元。至2019年上半年营收4.65亿元,亏损15.18亿元,总资产194.94亿元,总负债185.27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95.04%。

  2019年正是猪价飙升、“二师兄”重回风口之时,而“养猪第一股”死于猪肉的大牛市,这不是一个冷笑话,而是优胜劣汰的残酷现实。

  与雏鹰农牧相比,养鸡大户山东凤祥同样背负着高企的资产负债率。不同的是,雏鹰农牧被资本市场抛弃,而山东凤祥则在寻求资本市场的认可,且选择了报告期内业绩最好的一个时间点。2019年上半年营收16.81亿元,同比增长22.25%,净利3.41亿元,同比扭亏,但是其负债率依旧高达90.9%。

  由于种源、禽流感、饲料等因素,白羽鸡养殖业务极易受外部影响,肉鸡价格呈现出周期性波动。如何度过低谷,熬过注定会到来的寒冬,如何减轻债务负担,如何轻装与竞争对手搏杀,都是山东凤祥面临的重大问题。

  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【午评:指数持续上攻创业板指涨逾1%区块链板块再度走强】早盘三大指数持续上攻,大

  一牛到底,太稀缺,34只超长线白马年年业绩涨不停,最大牛股已暴涨250倍

  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,互联网迎来更加强劲的发展动能和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。